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六月婷婷新聞  贛師好人
【贛師好人榜】第42期 王宇揚:“音”為愛,所以愛

姓  名:王宇揚

單  位:音樂學院

類  別:敬業奉獻

時  間:2020年1月


王宇揚,九三學社社員,副教授,研究生學歷,畢業于武漢音樂學院,現為六月婷婷音樂學院碩士生導師、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聲樂家協會理事;主要從事聲樂演唱與教學研究工作;先后主持及參研省級科研項目5項,在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11篇;先后在武漢、贛州成功舉辦專場獨唱音樂會,曾獲江西省聲樂比賽一等獎、九三學社“優秀社員”、六月婷婷教學競賽二等獎,第二屆教學名師等多個獎項和榮譽。

棲枝音樂,收獲感動內心豐盈

法國作家雨果曾說:“開啟人類智慧的寶庫的鑰匙有三把,一是數學,二是語言,三是音符。”對于王宇揚來說,音樂是一把鑰匙,打開了她教育事業的大門,也開啟了她別樣的人生之旅;音樂也是一把鎖,鎖住了她的心,也牢牢鎖定了她人生的前進方向。“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昧,曰‘不圖為樂之至于斯也’。學了音樂之后,音樂將陪伴你終身,你的心里永遠不會孤獨,永遠是豐富的,充滿了幸福!”

音樂常在不經意間帶給她無限感動。2017年,王宇揚隨我校南亞巡演團赴斯里蘭卡和孟加拉國開展文藝巡演,把中國的經典民歌《茉莉花》和戲曲《梨花頌》搬到了南亞國家的舞臺上。演出結束,當巡演團乘車離開時,一位中文名叫李雅的孟加拉國姑娘沖到車上,扯下手中的戒指想要送給她,被婉拒后,拉著她的手不斷親吻著,直到發車時李雅仍舊抱著她不愿放手。而車外,孔子學院的學生自發地以車為中心圍成一圈……

提起這次巡演經歷,除了南亞人民的熱情和溫暖讓王宇揚難忘,演出時的小插曲也使她記憶深刻。當她上場演唱《茉莉花》時話筒突然沒有聲音,她當即調整腹部的氣息,調動最飽滿的激情,運用專業技巧發出自己最富有共鳴的聲音,盡量將歌聲傳達給每個觀眾,當歌曲間奏時走到觀眾席,巧妙地換上臺下工作人員遞來的好話筒。再開口,觀眾席中掌聲雷動,經久不息。隨行演出的人員在節目結束后告訴她,當時臺下的觀眾還以為是節目需要,特意安排的兩種演唱效果的對比處理。

以德樹人,深扎教學甘化春泥

“先成人,后成材”,大學課堂上老師的這句話王宇揚始終銘記于心,在二十年的教學實踐過程中一直堅持“立德樹人”的理念,以身作則,注重學生品德的培養,鼓勵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獲取知識的快樂和養分。

王宇揚常常犧牲休息時間,獨立指導學生畢業獨唱音樂會、音樂本科班專業匯報音樂會,就演出曲目、表演風格、服飾妝容等演出細節跟學生反復演練。她介紹道:“舉辦一場音樂會所耗費的時間和精力都是難以估量的,要注意的細節真的太多太多了。不同唱法的選曲要求是大不相同的,體裁風格的把握、高潮結尾的處理、樂團配合、服裝搭配、妝容呈現、海報設計,小到衣服上的一枚扣針都要注意。”

2004級校友賴曉芳籌備獨唱音樂會時收到王宇揚專門為他從老校區端來新校區的雞湯,多年后憶及往事:“當時我并不是王老師的學生,但那罐滾燙的雞湯,至今還帶著溫暖留在我的生命里,讓我終生難忘……老師端給我的不僅是一罐雞湯,更是一位教師最純真、最無私的愛,這份愛一直激勵著我在人生的道路上砥礪前行。”重提往事,王宇揚既驚訝于自己一個小小的舉動能讓學生銘記至今,又為能給學生帶去積極的影響而高興。

當問及參加了300余場演出后是否會有疲憊感時,她笑著回答到:“我將每一次演出都當成是第一次上臺表演來看待,竭盡全力把美傳遞給觀眾。”而當問到最滿意的一場音樂會時,王宇揚表示:“要說最滿意的,我的答案是沒有,因為每一場演出都還需要不斷學習并提高的。”

聯系實際,循循善誘巧育桃李

2007年,王宇揚發現音樂學專業的畢業生考編率偏低,調查后發現學生所學知識與大眾化音樂普及教育和基礎性教學崗位的需要存在脫鉤現象。針對這一問題,她將學生的綜合素質培養作為教學重點,在大二、大三的教學中增加了中小學音樂教材中的少兒歌曲的欣賞、分析、教唱及歌曲伴奏的編配與彈唱訓練等,并在聲樂課堂中融入中小學課堂優秀教學法,以培養學生一專多能的綜合能力。

“學生一入學,我便給他們每個人做了一場摸底調查,根據個體的異同來進行分類指導,并讓他們給自己定位,即4年后的目標是面試工作還是考研深造。”王宇揚積極鼓勵想創業的同學利用寒暑假的時間去琴行實習,積累經驗,鼓勵打算進校從事教師行業的同學積極備考,鼓勵打算考研的學生踏實學習外語并努力夯實專業基礎,對于想考公務員的同學則給他們找相應的老師進行指導。面對學習積極性稍弱并自信心欠缺的學生,王宇揚利用音樂會給他們表演和展示的舞臺,提高他們的自信心和積極性。

“我們人體本身就是一件樂器,歌唱是結合大腦和身體肌肉來共同完成的,”王宇揚認真地說道,“歌唱需要太多的東西,它是用心去表達的,加上每一個人的基礎、狀態、發聲都是不一樣的,那么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時期發聲狀態也是不一樣的,例如情緒低落時、疲倦時狀態都是不一樣的,因此這需要相對應的訓練。教學內容和教學方法也要隨之進行動態地調整。例如搭不上氣息的同學,可以做蹲馬步或者俯臥撐來找到橫膈膜的支撐;針對歌唱中漏氣的學生,要求他們學會腰腹部用勁、憋氣 ;聲帶不閉合或是咬字不夠好的就要求他們多朗誦。”

當學生情緒低落時,來半堂談心課幫助學生先打開心結,再進行歌唱教學訓練;當發現學生疲倦時,講一個有趣的故事,讓學生笑一笑解除疲勞感,學生感冒或者身體不適時,王宇揚將課程由實踐課調整為理論課或者欣賞課。尊重學生的個體差異,并對每一位學生量身打造一套學習方案、一類學習曲目、一份成長計劃,力求在學習過程中按層次有計劃地實施,提高教學質量。

來自音樂學院中外合作1801班的程琛淇對王宇揚可松可緊的教學印象頗深,她說:“松,是老師給我們講解發出聲音過程的形象感受,美好的聲音是松弛又通暢的。我覺得只要跟著老師的思路就能找到松弛而明亮的聲音,當達到老師想要的效果就會覺得很高興,心情也會放松。老師給我們描述或是演示不正確方法的時候就會覺得特別搞笑,課堂氛圍也很輕松。緊,是通過身體緊張有力的肌肉來達到松弛通暢的聲音。老師剛剛教我們的時候會嚴格按照步驟,從嘴巴、喉嚨、咽腔、脖子、后背一步一步地打開,還一定要每個部位都做到極限然后發聲。王老師的聲樂教學觀念就是松中有緊,緊中有松,先緊后松,將松與緊在教學中完美統一起來。”

“抱最大的希望,盡最大的努力,做最壞的打算。”王宇揚將李嘉誠先生的這句話奉為自己的座右銘,在教學工作和生活中不斷激勵自己,取得了300余場演出零失誤的驕人成績,王宇揚謙虛道:“其實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成功秘訣,只是盡心盡力到每一個細節,包括一只小別針。”



0
返回頂部關閉【責任編輯:李強】